五岳散人:三级宪政专家
三级就是三级片的意思
http://wysr.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精神的空盘是堕落

2014-05-23 09:41:4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65452 次 | 评论 0 条

   我年轻的时候是没有什么信仰的。这倒是不算奇怪,毕竟我们受过那么多年无神论的教育,而信仰与宗教总有那么一点说不清的联系,没有超验的神明,自然也就说不上信仰。

记得十多年前我认识一位学者,他在最初也是没什么信仰,有一次我去看他,他书案上有一本《圣经》,我问他是不是信教了,他说不会啊。过了半年之后他就受洗了,然后我就写了一个文章批判他,说他是因为现实当中的压力太大,必须找到一个彼岸的精神支柱,才能在现实的挫折中得到安慰。现在他的团契已经很大了,看上去并非是因为挫折而需要精神支柱,而是有了精神支柱之后更无所畏惧。

说起这个话题,是最近很多事情让人很困惑,社会上很多事情的发生都可以归结到没有一个超验的精神支柱上面去。而有个大学学者则说,需要把无神论深入到某个总是发生宗教问题的区域当中,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暴力事件。

人为什么要有宗教?这个问题在我们的教科书里是这么解释的:这是统治阶级麻痹劳苦大众的精神鸦片。这话说的就跟没说一样,至少宗教的产生一定不是这么来的,那时候还没统治阶级呢,就是几个巫师跳大神,要是万一求雨不来,巫师自己都有生命危险。巫师大概算是部落里的统治阶级了,有这么给人民鸦片、结果让抽足了大烟的人民把自己给干掉的么?

其实宗教来源于两点。一个是对于自然界的畏惧,这是很自然的事儿。到了今天科学昌明的时代,我们也不能说自己能够对抗自然的伟力,能上天下海的人类精英,对于海啸山崩完全束手无策。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与古人并无什么本质的区别,我们所能驱遣的自然力还很肤浅。

另外一个来源就是对于死亡的恐惧。宗教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划分了生死之间的界限。生这一边属于科学,死后的世界属于宗教。无论科学怎么证明没有灵魂、死后世界的存在,问它一句就完蛋:你给我拿个证据出来看看?科学是一种可以证伪的学问,人死后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这不是科学可以到达的领域。这么说吧,只要有生死,就一定会有宗教来抚慰人心。理性在极少数人身上可以对抗恐惧,但大多数人无法对抗永远消失的恐惧。

也正是因此,人类的精神领域与宗教是息息相关的,而去掉了宗教的影响,我们面前的盘子里就不剩什么了。出于对死亡之后那个世界的恐惧,我们人类的宗教在基于现世道德的基础上界定了死后世界的善恶惩罚,以此来限定活着时候的行为。这是一种相当聪明的做法,本身人类就是群居动物,群居是要遵循一定规则的。而规则本身的模糊性只能靠道德来约束,道德本身约束力并不能带来奖惩,死后世界的奖惩就成为了一种可供选择的方式。

如果精神的托盘里没有信仰这个东西,指望完全靠现世的自觉根本就是个不靠谱的事儿。而我们信仰的基础——宗教——早就被大规模摧毁了,科学本身又不能代替这个位置,从科学里也不能推论出社会道德的必然,最后我们的社会也就落到目前这个下场。

其实说起来到今天为止,要说我有什么纯正的宗教信仰也是瞎说。我们这代人受到的教育实在是太刻骨铭心了,以至于很难投入的信仰一些什么。从十多年前开始,我有意识的寻求某种信仰,结果发现确实很难,最多能够做到成为一个不可知论者。或者说是一个弱无神论者。

这一切取决于对于人类理性的认识。我们人类的理性并非万能,而是总有不能用我们理性了解的事物,而对于真理来说,人类的理性既然不是万能且到达终极,必然就不能认识到真正的真理,哪怕我们已经掌握了最终的真理,由于理性的缺陷也不能肯定这个真理就是终极的。

那么,不可知论当中就留下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您用理性所不及的逻辑来填补也好,用上帝之类的拟人化神明来填补也罢,必然导致对于万事万物的尊敬,而不是用科学的鞭子驱赶万物的自信。能够理解到这个道理,对于我这种下愚之人也就到头了。

当一个社会在无神论以及科学万能论当中沉迷了这么久,怕是像我这样的下愚之人都很少了。更多的是走入两个极端,一个是不承认理性有限,而把科学当做唯一的认识世界的方式。这些人当然具备着足够的理性,使得他们本身并不至于把整体素质跌落到水平线之下,但肯定有人可以无所顾忌的做到不择手段。纳粹的科学就曾经到达过这个高峰。

另一种则回到了原点,用原始巫术代替了求道的宗教,与神明做起了生意。当然,咱这里的宗教一向是与神明做生意的,我烧香就等于贿赂嘛。但原来还有一些修行者可以匡正此事,现在则在多少年宗教断层后,寺庙都成了公司。

这就是我们面前精神空盘的状态,而且在一两代人的时间里,这个盘子怕是很难填满,甚至连稍微糊口都做不到。整体下滑是有惯性的,尤其是我们这么大体量的社会,以及这种目前看不到改善的社会结构。

所以,我现在倒是已经很理解那位学者的选择了,他所寻找的东西是某种整体精神世界的改善,改善他自己的同时,也改善他人、社会。他认识到了人类的不完美,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不完美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五岳散人:中国学生真那么差吗?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五岳散人

三级宪政专家兼风月帮执法长老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